新金融搜索:
首页 > 保险 > 保险公司

瑞再、慕再都中枪:25亿美元风险敞口,东京奥运会有多坑

发布时间:2021-07-25

保观 | 聚焦保险创新

瑞士再保险披露,其在东京奥运会上的风险敞口为2.5亿美元,约占净赚保费的1%,而慕尼黑再保险则表示,其在东京奥运会上的风险敞口为5亿美元。

千呼万唤始出来,被推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即将于23日晚间拉开帷幕。而因为疫情的原因,东京奥运会也成了有史以来最特殊的一届,这是现代奥运史上首个被推迟的奥运会,同时也是没有观众的一届奥运会。

由于疫情的影响,东京奥运会成了史上最贵的夏季奥运会。推迟奥运会增加了额外的投入。2020年12月,主办方估计举办2020年奥运会的总成本约为154亿美元,增长了22%。此外,东京组委会将重新安排的奥运会的额外费用定为760亿日元,并表示进一步的赞助也将用于增加收入。国际奥组委也表示预留了6.5亿美元,用于支付延期的潜在额外费用。

来源:Shutterstock

除了主办方,保险公司也需要面临巨大的损失。据外媒报道,近日东京因疫情爆发而进入紧急状态,观众被禁止参与比赛,因此奥运会主办方面临着巨大的损失。尽管东京奥委会为赛事取消投保了5亿美元至8亿美元的赔偿,但并未完全覆盖约8.15亿美元的票价。与此同时,由于去年原定日期推迟,主办方已经用光了大部分活动取消保险。这些事件在给主办方带来损失的同时,也可能会给再保险公司带来巨大的打击。

总风险敞口达25亿美元,东京奥运会的损失方

东京奥运会由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分工负责,赞助和全球转播权归前者,后者负责门票销售。而在保险方面,双方也分别有自己的保单。

国际奥委会:最大的单一保险买家

国际奥委会(IOC)是最大的单一保险买家,自从1980年以来,该组织为每届奥运会购买了保额为8亿美元的赛事取消保单,保障在每个举办城市的约10亿美元投资中的大部分费用。目前我们无法得知国际奥委会为东京奥运会支付的保费情况,但根据奥委会的年度账目,2012年,该组织为伦敦奥运会购买的赛事取消保险,保费为1346万美元,保障约8亿美元的赛事取消损失。2016年,为里约热内卢奥运会购买的取消保单的保费为1440万美元,2018年,为平昌冬奥会花费的保费为1280万美元。而且据IOC透露,这项预算每年都维持在一个稳定的水平。

在东京奥运会延期后,国际奥委会就于2020年6月与保险公司就延期的赔偿事宜进行谈判。国际奥委会奥运会运营总监Ducrey说,目的是“尝试找到合适的补偿水平,以帮助我们承担不得不再等一年的成本”。

但是有相关经纪人透露,对于此次东京奥运会来说,国际奥委会的保单中没有与延期相关的条款,因此无法获得赔付。经纪人Tysers的董事Tim Thornhill也表示,对于赛事取消保险来说,由于延期造成的赛事保险索赔的数目没有经验可以借鉴。也就是说,对于国际奥委会来说,能够从保险公司中获得多少与赛事延期相关的赔偿,全靠双方对保险条款的解读。

东京奥组委:获500亿日元赔付后加码保障

另一方面,日本当地组委会也持有自己的赛事延期保单,承保商为东京海上日动保险公司。2020年12月,据Insurance Insider报道,东京奥组委的保单已经全额赔付,包括将赛事推迟至2021年产生的额外费用,涵盖用于重新预定酒店和体育场馆的费用,金额为约500亿日元(4.81亿美元)。

在收到赔付后,东京奥组委想要为推迟的奥运会购买额外3亿美元的保险。据了解,该保单将由一家日本当地保险公司承保,由Guy Carpenter在全球市场上代理再保险业务。如果因为自然灾害、恶劣天气事件或恐怖主义等因素,导致奥运会不得不重新安排、全部或部分取消时,新保单将为东京组委会提供保障,避免其遭受额外损失。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新保单中排除了因Covid-19以及全国哀悼而导致的赛事取消,这意味着,除了目前的疫情之外,这张保单还不涵盖因国家领导人逝世而导致的取消事件。这一条款与日本前天皇的健康状况有关,据悉,日本前天皇明仁去年因健康状况不佳退位,现年86岁。

据消息人士透露,新保单的保费可能是第一个保单保费的好几倍,尽管保障的范围有所缩小,但是很难找到承保商,因为很多保险公司已经承保了与东京奥运会相关的风险敞口。

除此之外,东京奥组委不大可能再获得保险赔付,该组织需要独自承担其他损失,包括8.15亿美元的门票收入损失。据悉,大约有60万张奥运门票和30万张残奥会门票需要退款,但主办方表示不会公布退款费用。

再保险公司成最大输家

除了主办方外,其他参与东京奥运会的各方也均有自己的保单,包括广播公司、赞助商、电视网络、酒店公司以及旅游供应商等。

以赞助商为例,东京奥运会的各种赞助商加起来达到80余家,其中不乏可口可乐、爱彼迎、三星等知名公司,同时阿里巴巴也赫然在列,更是有日本生命保险公司、东京海上日动火灾保险公司等。

针对东京奥运会的不确定性,这些赞助商也购买了保险产品,但是少有赞助商提供保险的详细信息。其中,美国有线电视供应商康卡斯特公司首席执行官布赖恩·罗伯茨在一次会议上表示,该公司有针对奥运会取消的保险。

据评级机构惠誉估计,东京奥运会的总保险额度约为25亿美元。而在去年,Jefferies的分析师计算出奥运会的总保险费用为20亿美元,其中包括电视转播权和赞助,另外还有6亿美元的与服务业相关的保障,与惠誉的估计也比较符合。

面临着这些风险敞口,最大的输家便是保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东京奥运会由伦敦商业保险市场的劳合社承保,由全球再保险公司慕尼黑再保险和瑞士再保险提供再保险。其中,劳合社的Beazley和Tokio Marine Kiln曾为奥运会投保。在采访中,Tokio Marine Kiln表示没有参与此次东京奥运会,而Beazley表示不会就与客户相关的事宜发表评论。

劳合社承保大厅    来源:劳合社官网

在再保险公司中,瑞士再保险此前曾披露,其在东京奥运会上的风险敞口为2.5亿美元,约占净赚保费的1%,那么可以估算净保费为250万美元。而慕尼黑再保险则表示,其在东京奥运会上的风险敞口为5亿美元。

事件取消保险:平时用不上,用时不够用

这次东京奥运会的推迟为不仅关系到奥运会本身,同时也重创了活动取消保险市场。疫情之前,活动取消保险市场主要受到台风或地震等自然灾害的影响,新冠疫情的爆发给了这一市场一记重锤,而东京奥运会的推迟则又是雪上加霜的一击。

首先,活动取消保险市场承受的最直接打击就是遭受巨额损失。据劳合社表示,活动取消损失占2020年上半年Covid-19 索赔总额的41%,达到32亿美元,其中包含全球体育赛事、音乐节和会议取消引致的索赔。一些专家估计,事件取消市场上的一些辛迪加可能因为支付与COVID-19相关的索赔,而将过去25年的承保利润都搭进去了。

在所有事件中,东京奥运会是规模最大的一场赛事,由此造成的损失规模也比较大。Howden Broking Group Ltd.体育和娱乐董事总经理Duncan Fraser 表示,保险公司已经为与东京奥运会相关的损失支付了5至10亿美元,约占活动取消索赔的15%至30%,数额本身已经非常巨大。

另一方面,为保险公司提供保险的再保险公司也可能会面临巨额索赔。除了慕尼黑再保险和瑞再分别面临的几亿美元风险敞口之外,禁止观众参与所造成的损失也会带来更多的风险产口。据惠誉估计,观众禁令可能导致再保险公司面临3-4亿美元的账单,主要包括服务相关的费用和门票销售损失。

巨额损失又导致众多参与者退出,这就是给事件取消保险市场带来的第二个影响。目前在这一领域,一些知名的市场参与者包括安盛信利、Beazley、Hiscox、Markel、Tokio Marine HCC和Liberty Specialty Markets等。原本新冠疫情的爆发就给参与者带来了巨大的损失,正如Miller Insurance Services LLP体育和娱乐团队的客户主管Peter Shellard所说,随着疫情的爆发以及政府实施的隔离措施,保险公司仍在消化先前在全球范围内取消大大小小的活动所带来的损失,导致许多承保商被迫退出这个市场。但是另一方面,尽管面临着重重挑战,这一市场还是吸引了新的进入者,如Convex Group Ltd.、Cincinnati Financial Corp.和Arch Capital Group Ltd.。

此外,巨额损失也导致这一市场的保险费率不断上涨。保险经纪公司Howden的Fraser表示,事件取消的保险费率增加了20%到30%,在某些严重的情况下甚至更多。除了提高费率,保险公司采取的另一个措施是审查其保单和保险扩展的条款和条件,防止出现其他损失。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疫情爆发保险公司承担了数十亿美元的损失之后,目前所有活动取消保险的保障范围都不包括COVID-19和其他传染病。在上述讲到的东京奥组委追加购买的保险中,也将疫情和国丧这类事件排除在外。

东京奥运会给事件取消市场带来的影响仍然会持续一段时间,这一细分领域大大小小的参与者都需要时间来消化所遭受的损失。目前,大多数保险公司的线路规模已经缩小,因此一个挑战是市场上为奥运会等大型赛事的承保能力仍有缺口。但究其背后的原因,无论是东京奥运会,还是NBA、欧洲五大联赛、世界体育大会等其他各种被取消的事件,都是疫情造成的。

但是疫情总会过去,各种各样的体育赛事活动最终也会重新迎来繁荣,保险市场也会一样,在遭受了重重损失之后,会重整旗鼓再出发。同时,我们也祝愿中国代表团,愿他们在此次奥运会中再创辉煌,平安归来!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保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来源:
作者:
理财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