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搜索:
首页 > 股票 > 板块聚焦

赵薇黄有龙又双叒被起诉了

发布时间:2021-10-13

  赵薇身有上百起诉讼,多家公司股权被冻结。史玉柱8月起有1.99亿股权被冻结,业内认为与5年前的一笔海外游戏资产收购案有关。

  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亦辉 编|深海

  影视作品被全网下架的赵薇,再遭金融机构起诉。近日,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下称“民生信托”)将赵薇及其丈夫黄有龙、巨人网络(002558,股吧)集团董事长史玉柱三人告上法庭。

  根据天眼查,10月9日,民生信托新增开庭公告显示,案由为保证合同纠纷,案号(2021)京04民初989号,将于2022年11月8日在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雷达财经发现,案件的三方各有难题待解。赵薇身有上百起诉讼,多家公司股权被冻结。史玉柱8月起有1.99亿股权被冻结,业内认为与5年前的一笔海外游戏资产收购案有关。

  民生信托是泛海控股(000046,股吧)旗下核心的金融子公司,背后实控人是和史玉柱曾经同属“泰山会”成员的卢志强,“泛海系”债务危机至今仍在发酵。

  从一同做生意到对薄公堂,大佬的日子真不好过了?

  赵薇夫妇、史玉柱遭起诉

  这次赵薇夫妇被起诉,案由为保证合同生纠纷。

  所谓保证合同纠纷,是指在保证人(第三人)与债权人签订的在主债权人不履行其债务时,由保证人按照约定及行债务或者承担责任的合同中产生的纠纷。

  其中涉及的保证合同是指保证人和债权人约定,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保证人按照约定履行债务或承担责任的合同。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在确定案由时,当事人同时就主合同和保证合同提起诉讼的,应以主合同确定案由,不适用“保证合同纠纷”案由。

  本次公告开庭时间在2022年11月8日,目前根据案号还无法查询到案件详细情况息。但赵薇与民生信托之间此前已发生过法律诉讼。

  今年6月11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民生信托起诉赵薇及合宝文娱集团有限公司一案,案由亦为保证合同纠纷。一审结果显示,赵薇持有合宝文娱4.15%的股权被冻结,涉资500万元。

  一同被冻结的公司股权,还包括赵薇名下龙旭新(北京)商贸有限公司50万、北京易聚创意科技有限公司12.6万、北京普林赛斯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210万,合计272.6万元。

  再加上4月30日冻结的赵薇名下芜湖东润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900万元股权、西藏龙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190万股权,赵薇合计1862.6万元股权因与民生信托“保证合同纠纷”遭冻结。

  天眼查显示,目前赵薇旗下共有13家企业,其中注销2家,吊销4家,在存续或者在营期间的共有7家。除此之外,目前赵薇还与2家A股上市公司有关联,省广集团(002400,股吧)持股约9%的合宝文娱,赵薇直接持有约4.5%的股份。

  同花顺(300033,股吧)iFinD显示,截至2021年一季度,赵薇仍为唐德影视第九大流通股东,持股约585万股,占唐德影视流通A股比例2.25%。到了二季度,赵薇从唐德影视十大流通股东中消失,只剩下其哥哥赵健持股690万股,占流通股比例1.95%。

  虽然现在的资本版图“支离破碎”,但赵薇曾有投资阿里影业、收购万家文化(现名“祥源文化(600576,股吧)”)的高光时刻。

  2014年12月,赵薇黄有龙夫妇斥资31亿港元,以每股1.6港元的价格入股阿里影业,持股比例占到9.18%,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随后两年赵薇夫妇两次共套现22.5亿港元,持股比例降至4.97%。

  2016年春节,赵薇夫妇控股的龙薇传媒拟以30.6亿元控股万家文化,其中自有资金仅6000万元,杠杆比例高达51倍。收购事项一波三折,期间引发万家文化股价大幅波动,但不到4个月时间终止。

  2017年11月9日,证监会对赵薇和黄有龙处以30万元罚款,且5年禁止进入证券市场。该事件引起的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持续至今,仅龙薇传媒的立案信息多达522条,赵薇自身相关的案由被诉215起。

  黄有龙被指欠款3亿港元未还

  公开资料显示,1976年9月出生于武汉的黄有龙是新加坡籍,2009年与赵薇结婚,早年曾从事酒店管理工作,业务涉及房地产经营、金融投资管理、建材营销等行业,据说还曾在澳门开设烟厂,大力开发酒店、餐饮与红酒事业。

  今年7月初,市场突然传出,黄有龙因欠款本金和利息3亿港元被债权人万汇有限公司(下称“万汇”)诉至香港高等法院。

  据媒体报道,2016年8月和10月,黄有龙先后向明诺国际财务有限公司(下称“明诺”)借款共计1.5亿港元。在贷款到期日,黄有龙除了要归还本金,另要支付12笔每月利息各200万港元,以及3笔每月利息各100万港元的款项。

  然而,从2017年6月开始,黄有龙除了每个月还部分利息外,一直没有归还本金。

  2018年11月,明诺将黄有龙的贷款权益全部转让予万汇,因借款的年化利率均高达24%,截至今年6月25日,黄有龙第一笔贷款尚拖欠1亿港元本金、4个月4期利息各200万港元,以及期间约9000万港元利息,另加第二笔贷款的5000万港元本金,还有期间约5000万港元利息,即合共约2.98亿港元。

  从时间线来看,从2017年初开始,黄有龙就不再按时还款,而当时正是黄有龙、赵薇夫妻收购万家文化因存在违法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决定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的时候。

  也就是从2017年开始,黄有龙多次传出破产消息。2019年12月,香港名媛蔡一凤就在社交平台发文,称知名女星老公欠了她3亿7千万,最终只还了1亿5千万,还有2亿多没还。

  对于当事人的爆料,黄有龙指出事实不符合,还称对方扭曲事实,特此发了律师声明。

  这件事双方各执一次,之后蔡一凤把黄有龙告上了法院。时隔半年之后,蔡一凤对媒体称,他(黄有龙)拖到现在都没有提交抗辩书,如果一直不回应,那么法院就会判定他输官司,会清理他的财产来还债。

  2020年5月份,新加坡媒体报道称,黄有龙花费1.3亿元人民币在Ardmore Park购置了一套房产永久性产权,被指有转移财产的嫌疑。

  史玉柱1.99亿元股权遭冻结

  本次被民生信托同列为被告人的史玉柱,与赵薇夫妇过从甚密。据新京报报道,2013年5月,史玉柱曾于微博自曝在“赵薇的亲密战友-龙哥”的带领下参观酒庄。

  很快这种友谊延伸到了资本市场。2015年5月,黄有龙与史玉柱、马云、虞锋等共同认购瑞东集团(现已更名“云锋金融”)股票,6月该股开盘当天涨幅超过150%,让史玉柱、黄有龙等人实现浮赢277亿港币,震动港股市场。

  《等深线》调查发现,2016年6月3日,一家成立于香港名为三思者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同时出现了史玉柱和黄有龙的身影。此外,在去年蚂蚁集团计划上市时,史玉柱及赵薇母亲魏启颖均现身蚂蚁股东名单。

  但有“大闲人”之称的史玉柱,近来却不淡定了。先是2021年8月19日,北京金融法院对史玉柱目前持有的珠海巨人高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珠海市绅士新技术有限公司、杭州云溪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股权予以冻结,被冻结股权金额分别为其对应的出资额277.94万元、1630万元、6500万元,冻结期各为3年。

  隔日史玉柱发微博称,“帮朋友忙,多帮生活,少帮事业。”疑似回应这起股权冻结的原因。

  巨人集团也在对外回应中作了澄清,称多年前,史玉柱帮一家公司做了个人担保,相关方向他出具了免责反担保。但后来,因业务发展影响,该公司依据流程对史玉柱发起了诉讼,导致股权遭到冻结。

  到了8月25日,史玉柱再次被冻结股权,其在巨人投资有限公司、宁夏巨人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股权分别被冻结11438万元和100万元。结合之前3笔被被冻股权,合计金额高达1.99亿元。

  有媒体报道称,史玉柱上述股权遭冻结,或许与2016年巨人网络组建财团收购海外游戏公司Playtika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巨人网络联合弘毅、泛海等机构耗资305亿拿下海外游戏公司Playtika,这是一家总部位于以色列的棋牌游戏公司,是全球休闲类在线游戏领域龙头公司。

  随后在2016年、2018年,2019年先后三次拟通过重组收购Playtika,试图装入巨人网络,但均以失败告终。

  今年,史玉柱试图通过赠与的方式实现Playtika从股权投资到财务并表,但仍未成行。

  6月14日,根据巨人网络的公告,史玉柱旗下的巨人投资计划向上市公司无偿赠与其持有的巨堃网络1.1%股权。巨堃网络接持有Alpha公司(Playtika母公司)42.04%的股份。

  据巨人网络《赠与协议》公告,公司持有49%股权、控股股东巨人投资持有51%股权的巨堃网络,在控股股东向上市公司让渡1.1%股权以使其持股比例达到半数以上即50.1%股权后,便可让巨堃网络从联营公司变为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并实现并表。

  但这次股权赠与事项收到两份关注函,要求巨人网络就Playtika是否涉嫌赌博作出充分说明,最终不到一个月时间该交易计划“搁浅”。

  由于不能卖给上市公司,最初用来收购的外部资金始终无法变现,这也给巨人网络和其董事长史玉柱带来了一定困扰。有业内人士表示,这可能会引起相关投资人要求史玉柱或巨人网络公司去偿还相关资产。

  而巨人网络自2015年底借壳世纪游轮回归A股以来,股价一路走低。截至10月12日收盘,巨人网络报收10.73元/股,较其最高点的77.41元/股,跌幅已经超过80%。

  民生信托深陷“暴雷”风波

  作为原告一方的民生信托,目前自身正处于“暴雷”之中。经股权穿透后,民生信托系泛海集团旗下投资机构,实控人为卢志强,持股比例为37.54%。

  2021年3月27日,卢志强就民生信托和民生财富出现的理财产品和私募基金未能如期兑付发布了一封《致投资者函》,表示正加快引入战投,争取在今年7月、10月和12月三个时间点完成竞付。

  至此,民生信托相关产品无法如期兑付问题被正式公开。如果梳理2020年民生信托的“踩坑”案例,其暴雷早有端倪。

  2020年6月份,武汉金凰珠宝80亿“假黄金”事件爆发,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安信信托(600816,股吧)、四川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卷入其中,而民生信托对其提供的融资规模达40亿元。

  此外,民生信托还卷进中建五局子公司虚假交易案、新华联(000620,股吧)债券逾期事件、凯迪生态等“爆雷”事件,至去年底的三个月,其发行的多个信托产品出现延期,其中包括至信828号、至信1161号、至信823号和至信381号等。

  而民生信托逾期项目的资金去向,部分则与史玉柱旗下公司相关。例如,至信381号信托产品资金用于投资北海宏泰投资有限公司的可转股债权,并由史玉柱为债权本息的偿还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目前该项目已经逾期。

  接连延期的至信828号,融资方武汉铂首置业有限公司在2019年12月转手民生信托之前,由武汉裕馨置业有限公司100%控股。

  武汉裕鑫曾经的股东方之一北京盈生创新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今年3月1日完全退出武汉裕鑫)实控人为泰山会成员姜兆和,曾投资的企业包括团贷网唐军的派生科技(300176,股吧)、柳传志的拉卡拉(300773,股吧)、史玉柱巨人投资的上海健特生命科技等。若进一步剖析,还会看到新华联傅军、信远控股林荣强的身影。

  至信1161号资金规模为10.5亿元,用途为受让史玉柱实控的上海健特生命科技20%的股权收益权。

  项目到期资金难以收回,民生信托开始向各融资方追诉。9月10日,宝能系旗下深业物流公告称,民生信托正在向宝能系追诉一笔20多亿元的贷款。与民生信托交集颇多的史玉柱,被列为被告,也就不足为奇。

  而民生信托暴雷也殃及了母公司泛海控股,后者不断通过处置资产回笼资金。包括2019年1月北京泛海国际项目1号地块和上海董家渡项目的全部股权以125.53亿元的价格出售给融创;今年6月将民生信托10.7%的股权、杭州泛海国际中心1号楼的商业和停车位转让给融创,回笼资金22亿元。

  除此之外,民生证券部分股权、武汉中央商务区地块、武汉万怡酒店等资产都已出售。但即便如此,近期北京银行(601169,股吧)上海分行仍将泛海控股境外附属公司泛海控股国际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泛海控股国际偿还本金6930万美元(合约人民币4.475亿元)。

  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泛海控股归母净利润亏损5.4亿元,总负债达1362.88亿元,有息负债占比近半,但货币资金仅163.94亿元。

  令投资者感慨的是,同为“泰山会”成员、民生银行(600016,股吧)董事的卢志强和史玉柱,如今因为债务纠纷对薄公堂。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雷达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来源:
作者:
理财师推荐